莉莉丝一审二审均败诉 剑与远征游戏删号条款判无效

显示,原告周某因不满莉莉丝公司运营的《剑与远征》游戏内许可及服务协议第5.3条、第7.6.13条以及相关页面中关于游戏账号绑定与解除等内容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要求莉莉丝公司提供游戏账号更换和解除绑定服务。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莉莉丝公司系《剑与远征》游戏的游戏运营公司。周某系该游戏的注册用户并绑定了手机号。周某注册该游戏时,与莉莉丝公司签订了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其中,该服务协议第5.3条约定:“用户充分理解并同意,为高效利用服务器资源,如果用户长期(连续365天)未使用游戏账号登录莉莉丝游戏,莉莉丝有权视需要,在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对该账号及其账号下的游戏数据及相关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角色、等级、虚拟物品、虚拟货币等数据信息)采取删除等处置措施,上述处置可能导致用户对该游戏账号下相关权益的丧失,对此莉莉丝不承担任何责任。”;此外,第7.6条、第7.6.13条有“用户应通过合法途径使用本软件和相关服务,不得作出以下……私自进行游戏账号、游戏道具、游戏装备、游戏币等交易”等约定内容。2020年5月,周某向莉莉丝公司提出要求换绑手机号,莉莉丝公司游戏客服回复暂时不支持解除绑定,建议绑定微信或QQ账号登陆游戏。案涉游戏内相关页面亦载明“已绑定的第三方账号无法更换或解除绑定。”此后,莉莉丝公司于案件诉讼过程中正式开通该服务。周某亦在诉讼中实现了不绑定其他社交账号的情况下解绑手机号。

一审法院认为,周某注册成为莉莉丝公司运营的《剑与远征》游戏用户,双方间存在服务合同关系。对于双方争议的案涉服务协议具有不可协商性,属格式条款。莉莉丝公司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因休眠账号管理运营负担甚巨,而删除用户账户之严重后果却显见。况且莉莉丝公司在用户连续一年不登录游戏便直接删除账户,所设期限不尽合理,处置方式亦缺乏交易之诚实信用。因此,该格式条款对作为游戏用户的周某权利的限制不尽合理,故当属无效。此外,一审法院认为,游戏账号、道具、游戏币等网络虚拟财产所有权由作为游戏用户的周某享有尚欠缺法律依据,作为游戏用户的周某仅享有对案涉游戏中的游戏道具、装备、游戏币等的使用权而非所有权,网络游戏中的道具、装备等虚拟财产取得方式和状态由游戏规则所确定,属于网络游戏内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理应归运营该游戏的莉莉丝公司所有。因此,莉莉丝公司作为案涉游戏运营商享有该游戏内的网络虚拟财产,与周某签订《服务协议》第7.6.13条禁止私自交易前述相关网络虚拟财产,非属限制周某使用权之情形。故周某主张该条款无效,不予支持。基于此,周某要求莉莉丝公司为游戏用户提供案涉游戏账号更换实名认证绑定服务,即变更游戏账户的用户,现未经莉莉丝公司同意情况下,与《服务协议》第7.6.13条的约定相悖,不予支持。莉莉丝公司已在诉讼中提供解绑服务,周某亦已实现其游戏账号与手机号的解绑。故该项诉讼请求一审法院无需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于2021年10月11日作出判决:周某与上海莉莉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关于《剑与远征》游戏签订的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中第5.3条无效;驳回周某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双方各半负担。

宣判后,莉莉丝公司不服判决,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周某一审中全部诉讼请求,提出其应有权删除休眠账号,并提出如保护活跃玩家利益、打击黑色产业链中批量注册账户防止游戏诈骗租号、保护未成年人防沉迷、维护服务器平稳运行等事实与理由,并列举腾讯、网易、b站、畅游、完美时空、米哈游等业内主要公司相应条款为例。

周某辩称,不同意莉莉丝公司上诉请求。一审法院认为莉莉丝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且仅一年时间莉莉丝公司就有权删除账号,期限也不合理。即便该条款系游戏行业通用规则,亦不能认定莉莉丝公司制定的格式条款合法有效。莉莉丝公司提出的打击黑产、休眠账号占用服务器资源等,均不能成为莉莉丝公司制定格式条款,侵犯玩家权益的合法理由。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依法予以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二审法院认为,案件争议焦点为双方就《剑与远征》游戏签订的《莉莉丝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中第5.3条关于休眠账号的删除条款是否存在法律规定的无效情形。民法典第四百九十七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格式条款无效。故从上述规定看,对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限制对方主要权利、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的格式条款,法律并未全部予以否定性评价,该类格式条款是否有效,取决于是否合理。具体到本案中,二审法院认为:

游戏运营商删除休眠账号的权利,该条款实质上是服务合同的终止条款,系对双方权利义务的重大处分。故上诉人须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存在合理理由限制被上诉人的权利,且该限制属于合理范畴;上诉人主张该条款系为打击“网络黑产”等目的而设置,但休眠账号删除条款并非实现打击“网络黑产”等目的之唯一途径或者手段,且休眠账户与“网络黑产”之间并无直接的关联性,上诉人以此为由限制被上诉人的主要权利,并不合理;虽然休眠账户的存在确实会占用游戏的部分存储空间,但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因此所致运营成本增长与否、成本增长幅度、游戏体验是否受到影响及影响程度,故上诉人以此为由设置休眠账号删除条款,证据并不充足,理由亦不充分。

此外,根据一审审理中变更的休眠账户删除条款之约定,上诉人将休眠期限明确为连续365天,一方面明确了游戏玩家较长时期内不登陆游戏存在失权之风险,属于对游戏玩家权利之限制;另一方面也将休眠期限认定标准设定为365天,防止上诉人随意删除游戏账号,属于对上诉人权利的明确限制,同时也是对游戏玩家之期限利益的保护。变更后的休眠条款虽然对休眠期间进行了明确,但在实施消灭游戏玩家主要权利这一重大处分行为时,上诉人未设置事前提醒或者通知程序,或者向游戏玩家提供事后救济措施及途径。是否登陆游戏及登陆游戏的频次,系游戏玩家的权利,虽然对该权利进行约定或者限制并非一律无效,但上诉人对休眠账户的处置方式,对于未注意或者遗忘该条款的游戏玩家来讲,面临无救济措施而直接丧失合同主要权利的风险,游戏玩家的过失与其承担的风险并不相当;对于其他一般游戏玩家来说,在服务合同存续期间,必须保持一定的登陆频次才能保有主要的权利,就此难言良好的服务体验,亦与上诉人提供优质服务的合同义务不相符合。由此,可以认定该条款对休眠账户的处置方式不合理,亦有违诚实信用原则。

综合上述分析,二审法院认为,作为游戏运营者的上诉人对涉案游戏进行必要的管理或者对游戏玩家的权利进行必要的限制,只要不存在法律规定的无效情形,则并无不当,亦是其合法权利。但该权利的行使不得超过必要限度而损害服务合同相对方的利益。涉案休眠账号删除条款,超过了必要限度,对被上诉人主要权利的限制并不合理,属于民法典第四百九十七条规定的格式条款无效的情形。由此,一审法院认定该格式条款无效,具有相应的事实基础及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予以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莉莉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13年5月,总部位于中国上海,研发或发行了《小冰冰传奇》《剑与家园》《艾彼》《迷失岛2:时间的灰烬》《剑与远征》等多款作品。根据第三方统计机构AppAnnie 、SensorTower在2020年4月发布的数据,莉莉丝游戏在“中国游戏公司收入榜”中位列第三。2020年1月-4月,在“中国游戏公司出海收入榜”排行榜稳居冠军宝座。《剑与远征》是由上海莉莉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制作发行的一款策略性的放置类手游,该作于2020年1月8日10点正式公开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