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赖顿卡车女尸谋杀案

大家好!今天要讲的案件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案件之一,1934年,布莱顿火车站人来人往,旁边停放的卡车里飘出一阵阵异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当警方打开卡车后,发现了一名年轻女性。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此案调查了多年,女子的身份却依然是个谜。究竟受害者是什么人呢?她又为何会被扔在闹市?

布莱顿是位于英国东南海岸的一座海边小城,今天的故事发生在布赖顿的火车站。

1934年的6月17日,这一天是星期日。6月的布莱顿天气炎热,火车站里人流涌动,烈日的照耀下,来往的人们汗流浃背,空气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味道。

突然,有人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臭味,人们追寻着异味的来源,发现是从车站旁停着的一辆卡车里面传出来的,这是一辆大型箱式卡车,一般用在码头运输集装箱。出于好奇,有人试图打开卡车的货柜箱,然而车门紧锁,无奈之下只能报警。

警察来到现场,撬开卡车货柜箱后发现里面有一位女性,该女子看上去只有20多岁,衣着华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子,由于天气炎热,女子被闷在货柜箱中,高温烘烤下随之发出了异味。经法医鉴定,该女子已经怀有3个月身孕,除此之外,女子身体上还被涂满了橄榄油。

案件发生后,卡车车主成为了第一个被调查的对象。警方发布信息,全城寻找目击证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有目击者前来报案,称自己发现这辆卡车经过了伦敦桥。

伦敦桥是泰晤士河最下游的一座桥,横跨泰晤士河,北面正好靠近工业区,而布莱顿在伦敦的南方,如果正是那辆卡车穿过了伦敦桥,那么它应该是从伦敦以北而来,极有可能被害少女,是在伦敦以北遇害后,经卡车运输带到布莱顿火车站。

警察调查得知,这辆卡车的主人是布莱顿工业区中一位体面的商人,这位商人先生是做进出口生意的,卡车平时用来运输进口过来的货物。商人先生告诉警察,案发前一晚他的卡车丢失了,并且他还提供了案发当天的不在场证明——案发时他和太太正在出席一位知名人士的晚宴。

宴会上他全程都在与知名人士把酒言欢,会场的来宾都能给他作证。警方看到他幸福的家庭、美丽的太太和可爱的孩子之后,便解除了对他的怀疑。然而他真的没有嫌疑吗?

看该女子的穿着打扮,警方初步判断是上流社会的人,在布莱顿这个不大的城市,该女子如果是上流社会的人,身份应该很好确认。

于是警方顺着这个大方向开始展开调查,然而遗憾的是,警方走访了布莱顿所有上流社会群体,居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因为上流社会中并没有人认识该女子,一连几天过去了,居然连报失踪的人都没有。如果该女子不是布莱顿上流社会的人,那么她又会是什么人呢?

警方注意到了女子身上涂满了橄榄油,橄榄油除了大家知道的美容淡斑外,其实还有一个神奇的功效,就是抑制出血。如果这是嫌疑人涂上去的,这就不难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既然商人先生说他的卡车在事发前一天丢失了,这一说辞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呢?假设卡车真是被人盗走,必然会留下行动路线,于是运输的人应该就是作案人。如何找到这个运输的人呢?案情又陷入了僵局。

一般案件,事情发生之后,都会被小心隐藏,希望被害人永远不会被发现,可布赖顿的卡车女子被害案,作案人居然将受害者抛弃在闹市,这着实令人匪夷所思,警方走访询问了事发当天100多位目击证人,并且在伦敦报社头条上刊登了寻人启事,但收获甚少。

于是人们做出了这样的推测:被害人是一名非法入境人员,因为语言不通而没什么社交圈,来到这里后被商人包养,因此过上了上流社会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在布莱顿上流社会找不到女子身份信息的原因,然而过惯了上流社会富足生活的女子,想永远留在商人身边,当她萌生这种想法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这让她喜上眉梢,于是就以怀孕相要挟,让商人给她身份。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商人对她只是逢场作戏,根本没有打算给她承诺,当他意识到女子可能威胁到他的家庭之后,商人提出了与女子分手,女子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于是事情越闹越大,商人的妻子知道此事后,盛怒之下决定解决这个麻烦,商人也觉得如果事情闹大,会有失他的脸面,于是夫妻二人合谋,设计谋害了已经怀孕3个月的女子。

为了防止女子流血,他们给女子身上涂上厚厚的橄榄油。做完这一切,夫妻二人如释负重。然而6月的布莱顿天气炎热,受害人无法长时间保存,必须尽快处理掉,然而处理的时候怎么才不会被怀疑,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夫妻两个思来想去,终于机会来了。

6月16日晚上,夫妻二人刚好应邀要去参加某知名人士的晚宴,夫妻二人决定在此期间寻找机会。当晚参加宴会的基本都是布莱顿有头有脸的人物,夫妻二人到达宴会后,逐一与在场人士打了招呼。

当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妻子谎称自己身体不适,中途去了休息室,这种高端商务晚宴,都是独立的休息室,门上只要挂上免打扰的牌子,不经允许是不会有人闯入的。就这样,妻子独自在休息室休息了两个小时。然而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妻子真的是在休息室吗?

事后警方做过测试,从伦敦驾车到布莱顿大约50分钟的路程,如果妻子趁中途休息的两个小时时间,把卡车开到布莱顿火车站,卡车货柜箱容量大,从里面容纳一辆小轿车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把卡车丢弃在火车站后,正好赶在晚宴结束前,再驾车返回伦敦与宴会主人告别,事后夫妻俩再谎称车辆被盗。虽然时间上有点紧张,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事实上大家知道,那么大的卡车如何会轻易被盗呢?而且被盗时间刚好在案发的前一晚,这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

然而最高明的地方就在于,在那个时代,路上没有监控录像,嫌疑人正是利用了这一优势,编造一个失窃的理由成功躲过一劫。没有目击证人也就没有人知道真相,而宴会上所有人都能为商人夫妻提供不在场证明。所以警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轻易地去下判断,一切都只能是推测。

关于卡车藏匿案,民间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大家纷纷议论,从这名女子的穿着打扮上推测,应该是从事“流莺”一类的工作,工作中意外怀孕,然而她的工作不允许她要这个孩子,于是她找了一家私人诊所,想把孩子处理掉。

然而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在手术过程中,女子发生意外,诊所医生害怕自己难逃责任,于是用橄榄油简单地抑制了出血之后。再盗用了商人的卡车,连夜从伦敦以北逃到了布莱顿火车站。

最后把卡车弃置在火车站后,自行坐火车离开了布莱顿。然而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当时的线索也十分有限,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人们的猜想罢了。

尽管全英国的警员都尽了力,但是这个被害女子的身份始终都没能得到证实。警方调查了很多年,既没有发现嫌疑人的线索,也没能查清被害人的身份。

其实只是因为当时科技不发达,没有DNA检测技术,如果是现代,只要检验一下胎儿与卡车主人是否有亲子关系,案件就能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