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水夺命死的为何总是外地人?(图)

8月2日,水文部门像往常一样精确预报了下午的潮汐时间,但是在杭州七堡船闸附近的钱塘江里游泳、戏水的人们,浑然不知死神正在逼近。数十秒钟之内,突如其来的潮水卷走了30多个人,至少11人丧生。

近10年来,钱塘潮年年夺命,而且遇难的都是外地人。为什么能够精确预报的潮汐,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酿成惨剧?

在8月2日的钱塘潮卷人事件中,这位重庆汉子凭着顽强的意志力不仅从死神手中逃脱,还连救4人。但不幸的是,潮水卷走了他15岁的儿子刘涛。

这是此次遇难者的名单:刘涛,男,15岁,重庆人;余逍遥,男,21岁,浙江温州人;李亚君,女,20岁,江西九江人;李黎,女,16岁,江西九江人;林晓兵,男,33岁,江西玉山人;林慧兰,女,10岁;魏安亭,男,27岁,山东淄博人;吴军,女,22岁,湖南邵阳人;吴丹,女,17岁,湖南邵阳人;刘丽琴,女,26岁,安徽宣城人;方才荣,男,25岁,浙江淳安人。

2006年8月7日,来自陕西省的5名外来务工人员在江中沙滩上散步时,被暗流吞没。

杭州市公安局水上治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人祁勇说:“今年7月,光分局从钱塘江捞上来的遗体就有8具之多。”

对杭州当地人特别是住在钱塘江畔的人家来说,潮灾的凶险是意料之中的。8月2日下午4时半,杭州市民倪思法在江边目睹了几十双手在水面挣扎呼救的惨烈一幕后,一声叹息:“这个地方又出事了,钱塘江年年都死人,外地人不知道潮水的厉害!”

黄克明一家在江边已生活了十来年,他告诉记者:“政府为了吸引外地人来看钱塘潮,到处打广告,但是潮水危险指数是多少,哪些地方不能下水,为什么就不能广而告之,让每个进入钱塘江流域的外地人都知道?”

钱塘潮壮观背后有凶险,这早已为杭州本地人所熟知,但对于外地观潮者来说,知晓这一凶险的代价,可能是付出生命或者失去亲人。

8月2日的潮水是下午4时半到达七堡1号丁字坝,目击者称,潮水远远看起来就是一条温柔的白线,但是几十秒钟之内,杀机骤现,水面一下子淹没了丁字坝,在大坝上玩耍和在水里游泳的人,瞬时被扑上岸又突然后退的潮水卷走。

这是一场可以预防的灾难。事实上,杭州市水文部门在8月2日已经精确预报了下午的潮汐时间。

一名住在江边的群众说:“钱塘江潮水每年到了观潮季节,杭州不是都有观潮指数预报吗?潮水几点几分到达哪里,潮有多高多大,都有预报,关键是预报的信息如何告诉这些游泳的外地人。”

此次潮灾的事发地——七堡1号丁字坝,是水利专家和政府官员眼中潮水卷人的高危地带。因为丁字坝有一段几十米的坝体延伸进江里,这种设计减轻了潮水对江堤的冲击力,但是潮水在这里遇阻形成“回头潮”,也变得格外凶猛,浪头可以直接把站在大坝上的人卷入水中。

有关部门介绍说,钱塘潮水吞人最多的是1993年10月3日,有86人被瞬间冲出堤岸的潮水卷入江中,其中19人死亡,27人受伤,40人下落不明。

刘太全在杭州打工不到一年,儿子刘涛是放暑假第一次来杭州。他们路过江边的时候,刘涛看见许多人在江里游泳,兴奋得也要下水,刘太全索性把面包车开下大堤,停在丁字坝的尽头。

当时在坝附近戏水的30多名外地人,也像刘太全一样毫无思想准备地进入凶险地带,他们中的一些人一去不复返。

钱塘江涌潮以每个月初一和十五之后3天至5天内潮水最大,一年之中则以春分和秋分的潮水最为壮观,每年农历八月十八的潮水则被称做天下第八大奇观,每年都能吸引百万中外游客。

水利部门对于潮汛可以精确预测,沿江高危区域哪里形成致命的回头潮,哪里潮水会涌上岸边袭人,可以说了如指掌。七堡水域每年都有潮水卷走人,也应该在意料之中,政府部门有义务采取防范措施,避免悲剧不再重演。

当地有的政府官员感到为难:钱塘江这一段一二百公里长,派多少人才能阻止外地人下水?如今流动人口那么多,谁能阻止他们到江里游泳?

业内人士指出,防止潮水卷人不能光靠几块警示牌,几份传单。现有潮汛防范工作的最大缺陷,是没有专门针对外地来杭人员进行“分众化”的宣传教育。

有分析认为,死难者多是外地人,如果有关部门能在火车站、飞机场竖立大型公益警示广告牌,或者在火车座位上放一份警示潮灾的宣传资料,或者在旅游大巴上播放潮灾宣传片,或者在每一部手机漫游进入杭州、嘉兴境内,就发送一条关于潮水危害的短信,有了这些提示,谁还会去送死?

浙江省委党校吴锦良说,除了做好宣传教育以外,管理部门还应该根据潮水伤人的危险程度,对沿江水面进行分级管理,高危水面比如丁字坝附近地域则采取物理阻断全封闭管理;在相对安全水域,则开辟专门的免费江滨浴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