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自己是黑人外婆说我应该被流产掉”

多年以前,在一次前往美国的旅途中,劳伦-因佩被机场入境工作人员带到了“小黑屋”,彼时年仅15岁的她当场被指控在入境表格上填写不实信息,谎称自己是白人。

但在机场工作人员看来,因佩不可能是纯白人血统。实际上,每当因佩对镜自照时,她对自己的身份也有过怀疑,然而母亲却总是告诉她,她的父亲也是白人,甚至还有一个地道的白人男性名字:托尼。

在美国机场的这间小黑屋里,这位如今的英国皇家空军下士兼英足总女子超级联赛裁判,在她人生中首次遭遇了身份危机。

最近,因佩接受了祖源测试,这才确认了她的父亲可能并不是白人,也证实了她的想法。

去年2月,一位叫马丁的男子在祖源测试网站给因佩发了一条私信,称自己可能是她的堂兄。

收到消息后,无数个念头飘过因佩的大脑,她想到了多种可能性,这可能是一个玩笑,但也可能是解开自己多年身世之谜的机会。“我选择与马丁接触,并不是与家人过不去,而是为了能更了解自己。”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的确引起了因佩与家人之间的矛盾和怨恨,但想要了解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就得从因佩的童年说起。

因佩在英国北安普敦一个简陋的庄园里长大,还有两个年长许多的哥哥。从小因佩与母亲的关系就有些不和,平日里因佩的爷爷奶奶会来看望她,这也是她童年最开心的记忆。

然而在因佩6岁那年,爷爷奶奶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再也没有来庄园看她。一直到11岁时,因佩在家里发现了一本电话簿,她开始试着在上面找寻爷爷奶奶的名字。

“我是劳伦,你们的孙女,我还在找你们的儿子、我的父亲托尼。”因佩还是找到了电话号码,可惜后来她再一次失去了和爷爷奶奶的联系方式。

尽管如此,因佩从未放弃过寻找亲生父亲的念头。19岁时,她在Facebook上找到了母亲口中的托尼,并私信他说希望他接受DNA测试,如果他不是自己的父亲,她会立刻道歉,但这位托尼没有理会因佩。

在因佩21岁生日那天,她在家附近的加油站看到了托尼,苦苦寻找多年的父亲就站在自己面前,因佩却不敢上前相认,因为她知道托尼正和他的儿子在一起生活。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认下了儿子,却不接受她这个女儿。

“你怎么忍心对一个11岁的孩子说你不是她的爸爸?”后来,托尼告诉因佩,自己并不是她的父亲。

因佩小时候遭到过霸凌,但她当时并未将其归咎于小孩之间的种族歧视。也是在后来,因佩在自己外婆身上感受到了最为严重的种族歧视。

因佩清晰地记得,外婆曾两次当着她的面,对她妈妈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你应该把劳伦打掉。”

“差不多在我6至8岁时,外婆经常这样说,那时候英国社会种族主义盛行,种族歧视根深蒂固地刻在了一些老一辈人的身上,她说出这样的话,我想唯一的原因是她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小小的因佩遭遇了周围同龄人难以承受的质疑和歧视,唯一能让她忘记烦恼的就是足球。她的两个哥哥在她还没学会走路之前,就带她一起踢球,这也激发了她的足球天赋,也有了后来的故事。

那位自认是因佩堂兄的马丁,后来给因佩发去了许多他与家人的照片,其中马丁的一位姐妹和因佩十分相似。

“我从未在家中的相册中看到过自己,墙上贴着的照片也没有我,我一直觉得自己像是被遗弃的孩子。” 而马丁发来的充满温情的家庭合照也触动了因佩,她甚至会想:“如果我真是他们中的一员就好了。”

后来,那位与因佩长相极为相似的姐妹苏西通过Facebook联系到了她。对因佩来说这是一种奇异的体验,她还是第一次跟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通话。

在电话里,苏西甚至问因佩,能否让她的另一位叫做本的哥哥也跟她聊聊天。因佩当时正坐在威特林空军基地外,同意了苏西的请求。她和本聊了许久,从日常聊到了他是如何成为西布罗姆维奇队粉丝的。这时,本再也忍不住了,他对因佩说:“我不想拐弯抹角,但我想我应该就是你的爸爸。”

因佩有些不知所措,她赶紧转移了话题:“我觉得西布罗姆维奇是英国历史上最差劲的球队。”

本的父母是“疾风一代”,从牙买加转辗移居英国。本告诉因佩自己可能是她的父亲时,本的妻子和女儿茉莉就坐在旁边。他的妻子靠近电话安慰因佩:“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这不是你的错。”

在多年寻找自己身份的旅途中,因佩被许多虚假的线索扰乱过视线,竹篮打水的情况时有发生。现在,面对本的说辞,她需要更权威的认证—DNA鉴定。

在一次前往利物浦的比赛时,因佩在离本家最近的路口停了下来,如命运一般,本也看到了她:“你看,我们就是一家人。” DNA报告出来了,因佩终于得到了她的证据,报告显示,本有99.99%的概率是她的亲生父亲。

得到结果的一瞬间,因佩如释重负,终于跪在地上哭了。“即使我上了大学、加入空军、买了房子,但我一直以为是我父亲的那个人,还是不愿意承认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不是不接受我,而是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是他的女儿。”

为了离开当时的家庭,因佩申请了贝德福德郡大学的体育科学与教练专业,后又拿到了美国宾州滑石大学的奖学金,在2016年,因佩回到英国申请加入皇家空军。

同时,因佩开始为莱斯特城女子队效力,但兼顾足球裁判和皇家空军的工作,对因佩来说并不容易。

“在英国皇家空军时,我会接触到不同级别的将士,与他们进行相应沟通,这些经验也能运用到裁判生涯里,帮助我学会如何更好与他人交流,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诉求,我要做到的是,让他们觉得自己在我这里得到了重视。”

“英国皇家空军是一个竞争激烈的领域,大家都想迅速晋升,以此延长服役年限。”这也是为什么因佩自愿担任联络官参加为期六个月的海外任务,负责组织交通和住宿,这是一个新岗位,很多事情需要她自己去摸索积累经验。

英国皇家空军十分支持因佩的选择,他们认为裁判工作有助于塑造军队精神和纪律,他们为因佩提供了特殊保护通道,这样她就不需要在足球赛季期间离开英国执行任务,但因佩拒绝了,她坚信直面这些挑战将有助于她今后在皇家空军或裁判领域的职业生涯。

“既然我身份特殊,那我就应该做一些与别人不同的事情,如果这意味着我要离开六个月,暂停在英国的生活,从长期受益的角度来说,这就是我应该做的。”

现在,因佩不仅是英格兰女足超级联赛的裁判,也是男子非职业联赛的裁判。未来,因佩还有更远大的目标,她要担任更高级别男子足球联赛的裁判。

因佩裁判生涯最艰难的时刻发生在两周前,在一场布莱顿对阵雷丁的比赛。比赛时,因佩得知她在英国皇家空军的行程因签证问题而被推迟。

心不在焉的因佩甚至穿了两只不一样的袜子上场,但实际上,除了穿错袜子,因佩并没有犯其他错误。正是这样的完美主义,因佩才能在日常工作中做到一丝不苟,也帮助她在今年一月获得了英格兰女足超级联赛中期赛的裁判资格。

因佩身世的故事也没有童话般的结局,当本在找到女儿之初的激动褪去后,他突然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做一个好父亲。” 随后本又告诉因佩,如果有任何需要,他随时待命,但因佩同样拒绝了本的好意。

“我告诉他,他不需要这么做。我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太多的不确定性,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也不想被他的出现打乱。”

能知道自己是谁,或许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对因佩而言这是世界一切力量的来源。

当因佩被问及成为黑人历史月(为庆祝消弭种族歧视,每年十月是英国的黑人历史月)成员感觉如何时,她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一种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