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有多惨烈最精锐税警团几乎打光指挥官孙立人身中13弹

淞沪会战中,就在税警总团第二支队与36师准备交接换防时,孙立人负伤了,身中13块弹片,被紧急送往后方野战医院。

当时第一军军长胡宗南限令,税警总团第二支队的防地,必须于当天夜晚9时以前交接完毕。因为,相隔几十米河流的那面,就是日军,日军即使夜晚不偷袭,天明后定会发动进攻。

这一天,从早晨6时到下午6时,中日双方的军队都杀得昏天黑地,整整12个小时的血战过后,双方的军队都需要补充营养,也都需要休息,在6时到9时的这三个小时里,日军无力进攻。

可是,已经开到了税警总团第二支队驻地的36师,不愿从第二支队手中接防,因为苏州河南岸已经有了日军,几十名日军攻占了周家桥西段的一幢二层楼房后,负隅顽抗,税警总团的战士多次攻到了这幢楼房跟前,都被楼房里的日军击退。

那时的上海建筑物,和乡下的房屋比起来,异常坚硬,能够屹立一百年不倒,子弹打上去只能打出一个指甲盖那样的白点。要攻击这样的建筑物,必须用大炮。

税警总团不是有德国大炮吗?为什么不用大炮轰击?仗打到这个份上,人都快要死光了,炮弹早就用完了。德国大炮的炮弹,都是从德国进口的,中国生产不出来。中国那时的重工业,冶铁技术根本达不到德国那样的程度,也就制造不出这样的大炮和炮弹。

36师磨磨唧唧,对苏州河南岸还有几十名日军极为不满,他们嘟嘟囔囔地说,上级只说让他们接防,并没有说阵地上还有日军,他们不愿接防。

但是孙立人说,他很快就能够消灭那股日军。孙立人打电话给后方的参谋,让速速送来20颗地雷。可是第二支队没有地雷,参谋不得已打电话给军部,军部参谋长亲自打电话寻找地雷。战争进行了这么多天,各种武器都已极为缺乏。

第二天凌晨3时,军部终于派人开车,将20颗地雷送到了孙立人面前,而此时,日军已经开始了拂晓前的炮击,炮击过后,日军步兵就要冲锋了。如何用地雷攻击小楼里的日军?大家都摸不着头脑。

孙立人看到地雷送来了,异常高兴,立即走出掩体,打着手电筒查看。当时,孙立人戴着头盔,穿着军装。

突然,一颗榴霰弹呼啸而来,在孙立人的头顶上爆炸。孙立人全身负伤13处,背部、臀部、上臂,顿时血流如注。

万幸的是,当时孙立人戴着头盔,弹片没有穿过。而当时又低着头,头部没有受到损伤。

身边的人看到孙立人倒下去,急忙将他抬进掩体。孙立人身中13块弹片,却神志清醒,他命人把第四团第二营营长张在平叫到身前,命他代理第四团团长,并负责用地雷将小楼炸毁,将日军消灭。

交代完这一切后,孙立人就昏迷过去。军部听闻孙立人负伤,急忙派车将他送到了野战医院里。孙立人负伤后,第二支队防地交给了36师,然后撤退到徐家汇休整。

孙立人入院后第二天,第二支队作战参谋郑殿起和龚志黄穿着便装来到野战医院看望孙立人,看到孙立人住在单人病房里。

当时为了防止日军飞机轰炸,宋子文依靠自己的关系,把野战医院开在租界里。而这个小型野战医院,也只接受淞沪会战中受重伤的高级军官。

所有来到租界的人,都不能穿军装。孙立人病房门口,贴着宋子文的手令,上面写着任何人也不能进入探望。

两名参谋无法进入病房,只好找到护士长。护士长让两名参谋站在门外,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去,过了两分钟,招手让他们进来。

孙立人侧身而卧,面向外,上身和头部都缠着绷带。两名参谋向他行举手礼,他则点头还礼。

郑殿起说:“今天报纸登载了,登陆日军已到松江附近,我们今天就要赶到驻地。”

孙立人说:“军务紧急,你们就赶快回去吧。”临出门的时候,孙立人送给两名参谋每人50元钱。几天后,因为伤势严重,孙立人被转入香港治疗。

孙立人离开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937年11月5日,日军三个师团从杭州湾登陆,坚守在上海的中国军队腹背受敌,情况危急。

刚刚开始休整的税警总团,不得不再次进入战场,与日军交战。后来,大势已去,再战无益,在掩护别的部队撤出上海后,税警总团与其他部队交替掩护,撤出了淞沪战场。

税警总团在淞沪会战中,累计参战两个月,阵亡各级官佐190名,阵亡士兵4143名,负伤15000余人,18位营长中,战死4名,负伤13名,而且好多人是反复负伤。

淞沪会战后,日军第18师团在当年上海的激战地,树立了一块碑,上面写着他们和中国税警总团在此交战。用以纪念那些战死此地的士兵。

第18师团,是从杭州湾登陆的日军增援部队。有意思的是,后来在缅北战场,第18师团又被新一军打得满地找牙。而税警总团,就是新一军的前身。